全国免费电话:15319780952

公司新闻

江苏“毒保姆”闷死老人后,我和家里阿姨聊了

5月2日,江苏溧阳。一名刚到雇主家做事8天的保姆,在老人儿子眼皮底下,活活把人闷死了。

死者是一名 83 岁的老太太,嫌疑人是在医院做过护工的当地人,67岁,主动找上门要帮照顾老人。她平时做事倒也细心周到,和雇主相处颇为融洽。

老人死后,她还冷静地指导子女处理后事,说“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跟老人住在一起的小儿子,当时觉得这个保姆人真好,还跟她说多亏你了。

据江苏《现代快报》报道,监控画面显示,当晚 10 时 06 分,老太太的儿子张先生对保姆交代一番后从房间离开。10 时 11 分,保姆起身拿毛巾捂住老太太面部,持续一分钟后,保姆转身将房门关起,然后继续用毛巾捂住老太太面部,紧接着竟直接上床,坐在老太太的胸口。其间,老太太有多次挣扎,但保姆均视若不见。监控显示,10 时 24 分到 10 时 27 分,保姆一直坐在老太太胸口,手中还摇着扇子。

当晚 10 时 30 分左右,张先生接到电话后下来,查看后未发现异常。他走后,保姆又多次上床,坐到老太太胸口上。直到当晚 11 时许,经多次确认老太太无生还可能后,保姆才再次打电话通知张阿留。

“我送走了很多人”,保姆的这句话,让人心里发毛。她是不是惯犯,现在还不得而知,有待当地警方进一步披露。

看到江苏溧阳保姆闷死老人的新闻,我和家里阿姨聊了此事。这些年总有新闻报道保姆打小孩、针扎小孩,阿姨气愤地说,都怪这些人坏了她们的名声,本来出来做保姆在村里就抬不起头,现在就更多闲言碎语了。

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但凡夫妻俩都在职的家庭,阿姨就是刚需。她们背井离乡,住进陌生人家里,战战兢兢,从早忙到晚,挣钱给老家的孩子上学、结婚、盖房子。我家阿姨今年51岁,十几年前,老公出门躲债,她几乎靠一人之力,养大了四个孩子,白天去工地挑沙搬砖,晚上下地割稻种菜,就这样把孩子都送进了大学。农村是非多,这些年,阿姨为了清净,出门打工,想给孩子攒点钱买房安家。她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我们也当她是家人,感恩她的付出。

去年牙疼,我带她去看医生,花了2000多块,阿姨一直心疼地说早知不看了。在香港,法律规定雇主要为她们买保险。但是在大陆,保姆就是打零工的,没有安全感,更没有归属感。在契约精神稀缺的地方,阿姨和雇主的相处没有合同规范,彼此都只能靠运气。

我从事新闻行业多年,做过多起“毒保姆”的报道。数年前,广东也出现过“毒保姆”,而且不止一起。

2013年,一个叫何天带的中年女人,应征去一户人家照顾老人。去之前,她就带了安眠药、毒鼠强、敌敌畏、尼龙绳和针管针头。到老人家第二天,她对老人家属说,“如果老人百年归老了,即使没干够一个月,也要发一个月工资”。当时老人的女儿就对她大骂。

更恐怖的是,据广州警方侦查,在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间,何天带涉嫌以类似方式谋害另外9位老人,其中2起未遂。

她承认,害死老人就是为了快点拿到工钱。据广州日报报道,保姆向雇主开口提出“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几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钱”的要求并非孤例,甚至成为小范围内的潜规则。

这起轰动广州的案件经媒体披露后,有广州读者向媒体报料,又牵出另外一个毒保姆陈宇萍。这个保姆涉嫌谋杀多个临终老人,数字甚至可能超过何天带,经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核实的就有6宗。但由于死者已经火化,时间较为久远,相关证据已经湮灭,最后和何天带一样,陈宇萍只被公诉机关认定一起杀人案。

何天带与陈宇萍,两个“毒保姆”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雷同,种种巧合让人不寒而栗。

据广州的家政从业人员介绍,这种行为叫“执死鸡”(粤语,意为捡便宜,捡漏)。有受害家属当时告诉媒体,广州番禺一带专门有这样的一个“执死鸡”群体,用这样的手段来赚快钱。“一日赚一个月的钱,一个月可以做十单。”

比如,照顾对象多为患病老人,而且死得很突然;比如,应聘时先提“行规”,做一两天也要按一个月收费;另外,到家时间短,不超过一周,等等。

但我并不想指责这个行业,任何行业都有坏人,家政行业并不格外突出。我也相信,大多数保姆都是勤劳善良的,作为雇主,能多做一点是一点,比如给阿姨买个基础的保险。只要将心比心,多体谅对方,一定不会有太差的结果。

Copyright © 2014-2020 西安荣温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1894756    咨询热线:1531978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