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电话:15319780952

公司新闻

保姆偷子26年毁掉4个家庭,养废了才归还!电视

二十多年前,一位保姆偷走了雇主家刚满一岁的孩子。之后四个家庭的命运,都因为她的“恶意”被改写了。

1991年,重庆姑娘朱晓娟顺利生下了一名男婴。她和丈夫都是大学毕业,丈夫在军队任职,她是一名护士。

在孩子一岁多的时候,朱晓娟要去上班了。于是她和丈夫商量,决定找一个保姆来照顾儿子。

在劳务市场,朱晓娟的丈夫遇到了从四川南充乡村过来的何小平。何小平想找一份当保姆的工作,正巧朱晓娟的丈夫要招一名保姆。

说罢,他翻看了保姆的身份证信息:姓名“罗宣菊”,92年(手写),四川忠县人,照片有点模糊,上半截是黑的。

6月10日早上,也就是何小平当保姆的第七天,朱晓娟和丈夫像往常一样出门上班。结果上班还没多久,朱晓娟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孩子不见了!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朱晓娟的心乱了。她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回家,结果发现保姆的东西都不见了,这时候她才反应出大事了!

夫妻俩赶紧发动亲朋好友一起帮忙寻找,结果却一无所获。于是她们根据“罗宣菊”身份证上的信息,他们找到了保姆的老家。

这时,罗宣菊的父亲却告知两人,女儿被人贩子卖到山东去了。朱晓娟一家又找到警察,把生活在猪圈里的罗宣菊给救了出来。但朱晓娟夫妻惊讶的发现,

因为她结婚不久,就生下了的第一个孩子,但是孩子在刚生下来40天后夭折。接着,何小平又生了第二个孩子,噩梦重演,这个孩子半夜三更又得病死了。

后来,何小平就听信迷信,说自己八字大,丈夫八字也大,要捡一个孩子来“压长”,也就是镇住她的命。

但孩子上哪捡去呢?于是她想出了个损招,利用捡到的一个身份证去别人家当保姆,最后抱走了雇主朱晓娟的儿子。

就这样,本该在重庆市里殷实家庭长大的男孩,顶替了何小平二子的身份,以刘金心的名字,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下来...

何小平消失得无影无踪,朱晓娟夫妻俩继续寻找自己的儿子,他们花掉了所有积蓄,共20多万,其中还包括父母拿出来的养老钱,但是苦寻三年依然无果。

1995年,朱晓娟再次怀孕,生下了小儿子。小儿子的到来给这个可怜的家庭带来一丝喜悦,但是朱晓娟夫妻二人依然没有放弃对大儿子的寻找。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晓娟夫妻得到消息称,被解救的一批拐卖儿童中,有一个男孩与他们丢失的孩子外貌相似。

于是他们赶往当地,看到孩子的第一眼,朱晓娟觉得不像,但丈夫和其他人觉得像。当时朱晓娟觉得这孩子耳朵小,丢失的亲生儿子耳朵很大。

于是朱晓娟与丈夫决定做亲子鉴定。这一次的亲子鉴定花了朱晓娟夫妻1500元,相当于朱晓娟15个月的工资。

儿子失而复得,朱晓娟跟丈夫这才安了心。他们给找回来的盼盼,重新取名程俊奇。为了弥补这三年错过的时光,他们把最好的都给了这个孩子。

“我带着孩子去学跆拳道、学画画,学萨克斯和圆号,我甚至把二儿子让父母去带,我在被找回的这个孩子身上花费了所有心血,甚至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

而他们的亲生儿子刘金心,正在数百里之外的南充农村长大,养父不喜欢他,不是打他就是骂他。

2008年,朱晓娟与丈夫离婚,为了两个儿子,她没有再婚,全身心投入到孩子的教育之中。她的两个儿子都顺利从大学毕业,并有了体面的工作。

而亲子刘金心因为没有什么维生的技能,工作也不固定,生活窘迫,后来他还因为相亲失败,开始借酒消愁,一度抑郁,在家无所事事。

2018年1月,刘金心的“养母”何小平,突然找到寻亲公益组织,媒体和警方,供述了自己当年偷走雇主孩子的经过,并希望找到孩子的父母。

刘金心看起来很落魄,头发很长,没剪,精神状况也不好,又酗酒,二十几岁的人有胃穿孔,还发生过胃出血。

朱晓娟表示如果孩子没有被拐,孩子和她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她或许也不会离婚。而何小平呢?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自己后悔了...

朱晓娟当然对何小平的所作所为很是愤怒,但朱晓娟的亲生儿子刘金心却不愿意追究何小平的刑事责任,最后朱晓娟称,“毕竟是他的养母,就这么着吧”。

“当年的伤口已经长好了,突然有一天,又有人把你的伤疤重新撕开,在上面又撒了一把盐。知道真相以后,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我的养子,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那个亲生孩子。”

是啊,这么多年了...如果当年,保姆何小平没有偷孩子,那么他们的人生就不会这么乱套...

Copyright © 2014-2020 西安荣温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1894756    咨询热线:1531978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