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电话:15319780952

护理知识

60岁老人伺候80多岁的父母,是请家政还是送养老

昨天保姆请假,我去父母家顶了一天。自父亲生病之后,请家政服务人员是一个逃不开的话题,记得那时我跑遍了数公里之内的家政服务公司,要么价格太贵,要么人员不合适,要么是没有人愿意伺候父亲那样的病人。

最后总算是和一个五十多岁的保姆达成了一致,让她陪伴父母,伺候二老,我才得以喘口气,休息两天。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父母长期单独生活,习惯了只有他们二老的生活模式,家里突然多了个陌生人,母亲百般的不适应,一会儿说人家吃得太多了,一会儿又嫌弃人家干活不细致了,一会儿说人家说话声音大了,一会儿又说和她脾气不合了。我瞬间变成了调解人,一边安慰母亲,一边劝说保姆,即使这样她们两人最终闹到不可调和,不得已辞去了保姆,我再次开始寻找新的接替者。

其实我还是太天真了,我们从老家出来已有三十多年了,在这三十多年里,人和事变化都很大,早已不是当初的样子。新来的邻居与母亲相处一段时间后,一方面是我对他的做法有些不快,另一方面母亲也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融洽。

请家政服务人员也是要看缘分的,毕竟是相互陌生的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诸多习惯、起居、饮食都不相同,一家人还产生矛盾呢,更何况他们是雇佣关系。我多次劝母亲不要太挑剔,能把父亲伺候好就行,可父亲的病很严重,从今以后都需要有人伺候,让母亲长期容忍一个她看不惯的人也是不公平的。

中国式养老使养老问题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在过去,一个家庭中子女多,大家齐心协力互相帮助,好歹可使父母安享晚年。

如今,子女少了,老人又长寿,常常是60岁的老人伺候80多岁的父母,不请保姆谁能受得了。而请保姆的费用也很高,往往是一般家庭难以维持,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请人的。更何况请了人也有请了人的烦恼,把老人交给陌生人怎么会放心,特别是病重的,不能表达自己需求的。

我也是安顿好了自己家,再跑到父母家,既要听母亲的各种抱怨,也要看父亲的身体状况。每天最怕的事情就是母亲的来电,唯恐有不好的消息传来,天天提心吊胆,夜夜担惊受怕。

进养老院更是一件奢侈的事。有一天我推着父亲散步,接到一个养老院的广告,普通的两人间,还是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每人每月都要四千多,不能自理的达到六千元以上,这还是在我们这个十八线开外的小城市,大城市不知要贵到哪里去。这那是养老啊,分明是抢钱呢。

人到老年才知以前所受的苦都不是事,所有的辉煌都是烟云,所有的雄心都是虚幻,所有的烦恼都不值一提。卧病在床才是苦难的开始,才的根源,绝望的起点,半点由不得自己的困境,是当初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趁年轻的时候多挣钱,多存钱,多锻炼,让不能自理的日子来得晚一些,再晚一些,能安祥而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父母这一辈好在有我们照顾,总能使日子过下去,我担心的是我们的晚年,子女少,挣钱难,物价贵,需求多,哪一处才能安放我们的晚年?

Copyright © 2014-2020 西安荣温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1894756    咨询热线:1531978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