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电话:15319780952

护理知识

一趟载着400名快递员的春运高铁:发车前的一刻

原标题:一趟载着400名快递员的春运高铁:发车前的一刻,他们还在送包裹 来源:iwangshang

进站口排起了长队,焦急回家的人催促着前面的人抓紧移动,更多的人站在入站口,看着电子屏上跳动的检票信息。

4号售票处附近,不少拖着行李箱的人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块儿。李媛媛坐在附近的花坛边,毫不理会周围的嘈杂,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时不时靠近手机讲话。

她在和丈夫石张坤通话:你到哪儿了?慢慢来,还没开始发票呢。丈夫石张坤是一名快递员,在赶往火车站前他还在处理包裹。

十几分钟后,李媛媛从菜鸟裹裹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2张火车票,出发时间是13点08分。包括李媛媛夫妇在内的400多名快递员,将搭乘G7164次复兴号列车,从上海虹桥站到安徽亳州南站。

这一趟看似普通的春运高铁有它特殊的地方——所有的乘客都是快递小哥和他们的家属,而且由菜鸟裹裹出资购票,免费乘车,全程近5小时,二等座的最高票价为366元。

早上6点多,天还天蒙蒙亮,上海的温度接近冰点。百世快递员笪白和平时一样来到徐汇三部网点,分拣包裹、派送。年底了,到了网购年货的高峰,他在2个多小时内派送了几十件包裹。

直到上午10点多,笪白才停下手头的工作,将未完成的包裹交代给留守的其他同事们,和妻子两个匆匆往虹桥火车站赶。

为了能坐上这趟回家列车,他好不容易跟同事调了班次,提早了3天回家。为了减轻同事的工作压力,直到走前一个小时,他都在送快递。

能调班赶上高铁的笪白让李建华羡慕。13点03分,中通快递员李建华把妻子刘丽丽和三岁的女儿送上火车,顾不上女儿要求他一起画画的请求,自己又匆匆忙忙地下了火车。

李建华原本打算和妻子女儿一起回家,但是因为年前特别忙,单位排班实在无法请假,他要忙到腊月二十八才能放假。但他不是站点最后走的快递员,一些留守的同事要在上海过年。

忙完可能到22号,到时候跟老乡拼车回家吧。李建华和妻子简单告别后,要坐2个多小时的地铁才能回到奉贤,还有一堆未派送的包裹等着他。

申通快递的快递小哥李悦也是当仁不让的拼命三郎——上车前两小时,他抓紧送完了猪年最后一个快递,这才赶到了火车站,准备开开心心过春节。

从中通宝山网点到虹桥火车站,坐地铁需要1个半小时,李媛媛早上8点多就出发了。原本打算一起走的丈夫石张坤,却因为要处理最后的问题件,最终让李媛媛先走了,已经提早回家了,总要把事情都交代清楚才行。

石张坤在上海做了近3年的快递员,平时一年回家2次。夫妻两老家在安徽阜阳,阜阳高铁站去年年底刚刚开通,以往坐绿皮火车要十几个小时到家,如今4个小时就能到了。

几天前,笪白接到菜鸟裹裹工作人员的电话,说火车票已经确定后,这个从不请假的男人,厚着脸皮跟领导开了次口。

笪白是河南周口人,在上海干了10多年快递员,老婆卢萍是安徽亳州人,也在上海做销售,每年回家,两口子都要因为火车票而发愁。运气好的时候,能买到站票。

从上海到安徽亳州,去年12月才开通高铁,此前坐绿皮火车要近20个小时的车程。两口子一路站着回去,累了就坐在行李箱上歇一会。

今年我是第一次知道有菜鸟裹裹快递员专列,知道的时候心里觉得很暖,简直不敢相信,要300多块钱的票呢,还能带上家属。笪白将信将疑地报了名,收到电话的那刻两口子都开心的不得了。

李建华说,买火车票的周期半个月是最少的。每年过年买火车票,他都提前定好日程表,先看看什么时候能预定车票,然后定好闹钟抢票,抢到了就能回家,抢不到就要找别的路子。

老家在河南商丘的赫玉萍和丈夫杨伟峰在上海青浦区做快递员,半年多前,在青浦区开了一家菜鸟驿站,双11的时候,驿站西安月嫂的包裹量大增,赫玉萍就从老家到上海去帮忙,这一帮忙就留了下来。

只不过,赫玉萍没想到火车票这么难抢。一个月前开始,她每天固定往手机里的各个群里发加速包的链接,厚着脸皮请亲朋好友们帮忙点击,到了下班时间就看一眼抢票软件有没有抢到,只不过,整整一个月,软件一直显示:正在战斗中……

怎么这么难抢啊!赫玉萍甚至有点绝望,幸好杨伟峰看到了菜鸟裹裹快递员专列的消息,才让赫玉萍从抢票大战中脱身。

快递之乡中国有两个,一个是广为人知的浙江桐庐,申通、中通、圆通等都发家于此,另一个是安徽寿县,一大批加盟商和快递员都来自这里。

菜鸟裹裹快递员专列负责人表示,此前他们做过数据调查,在江浙沪地区,安徽籍快递员的占比非常高。今年的菜鸟裹裹快递员专列上,就有大比例的快递员们来自阜阳、亳州、寿县等城市。

G7164火车从上海虹桥出发,经过苏州、南京后,大部分站点都在安徽境内,包扩全椒、合肥、淮南南、寿县、阜阳西、亳州南。其中阜阳、亳州、寿县站点,是去年12月1日才刚刚开通高铁的。

申通五角场网点的快递员郑长兵今年已经40岁了,19岁那年他第一次来上海,如今已经21个年头。在老郑的记忆里,回老家寿县的路总是甜蜜又漫长。

坐过绿皮火车,坐过长途客车,也试过包车的郑长兵印象里,没有十几个小时根本回不来家,今年终于坐到了菜鸟裹裹快递员专列,到寿县还不到4个小时,以前都不敢想。郑长兵念叨着,今年赶回家总算能吃上晚饭了。

抢不到票的时候,赫玉萍想过和老乡们包车回家。但是安徽在下雪,回家的路异常艰难,提早回乡的老乡在朋友圈留言:没回家的还是别回家了,堵的你怀疑人生。

买不到火车票的异乡人,大多数的选择就是和几个老乡一起包车回家。但是包车回家的路也并不好走,春节雨雪多,今年安徽等地下大雪,原本就不好的路况更差了,从上海到安徽,往往要开十几个小时的车程。

不堵车的话8个多小时就能到家,但是春节怎么可能不堵车?下雪天就堵的你更没话说了。来上海十几年的赵允唱,老家在安徽寿县,他笑着说,这几年回家的血泪史长得可以写一本书,前两年大雪封道,他在路上足足堵了一天一夜才到家,饿得饥肠辘辘,因为身上带着能吃的东西都吃完了。

菜鸟裹裹快递员专列真的解决了我最大的问题。今年是赵允唱第二年坐裹裹专列了,他的新年愿望就是,每年都有裹裹专列可以回家。

10岁的杨惠妮小朋友很快就在火车上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她甚至从刚认识的阿姨手里收到了新年礼物。

杨惠妮的父亲杨守杰今年39岁,在杭州圆通华贸网点做菜鸟裹裹收件员。他还是快递员圈子的新人,刚刚入行不到半年。他的日常工作主要是上门取快递,每天可以收四五十单,每月收入在七八千元,这个收入普通上班族要高一些。

因为碰上双11、双12和年货节,杨守杰这半年相当忙碌。我爸爸就是每天不陪我的人。才10岁的杨惠妮对爸爸的忙碌并不理解,她不明白为什么爸爸每天八九点才能回家,为什么每天都要自己打电话催,为什么周末别的小孩有爸爸陪,而她只有我自己陪自己。

对于家人感到愧疚的还有笪白。当年哥哥在上海做快递员,让他来试试,没想到一做就是十多年,快递员的工作虽然收入不错,但是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生病,生病了也不敢请假,因为没人可以帮你送。一旁的妻子卢萍控制不住地哭了。

2002年出生张宣硕是专列上年龄最小的快递员。在申通上海金桥网点,他的主要职责也是菜鸟裹裹上门取快递工作。从年初和小叔一起出来做事,他已经一年没有回家了。快过年了,他迫切想着见到家人。

今年的快递员专列,还为在沪单身快递员设立了相亲角。29岁的丹鸟配送员刘瑞歌将自己的征婚信息塞进了相亲角,他希望来年能带个女朋友回家过年。

杨伟峰和赫玉萍在火车站附近匆匆吃了一碗淮南牛肉汤,又赶往大巴站。要等到晚上9点多,杨伟峰和赫玉萍才能回到商丘的家里,见到半年未见的儿子。

这次回家,杨伟峰和赫玉萍只带了一只20寸的行李箱,里面装的也是一些日常衣服。年货礼物前几天就已经寄回家了。赫玉萍看了看手机淘宝,里面有给爸爸买的酒,妈妈买的衣服,给婆婆买了一条项链,连带其他年货,都是直接网上下单直接快递寄回家。

根据菜鸟裹裹的数据显示,此次快递员专列的400多名快递员大多是80后和90后。和老一代出门打工人群相比,他们回乡的行李更为简洁。

刘媛媛也早早把在上海买的特产寄回了老家。老家买年货也不比城里便宜,我们在城里的选择还更多一点。刘媛媛说,老公就是干快递的,太重的东西统统都打包发了快递回家,这样路上也轻松一些。

笪白和卢萍除了寄回了年货,更是在网上预定了一份全面身体检查的礼物给父母,工作很辛苦就感受到身体最重要,父母也六七十了,我有点担心。

Copyright © 2014-2020 西安荣温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1894756    咨询热线:1531978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