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电话:15319780952

培训动态

我那死去的老爸,竟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给了保姆

程丽突然明白了“人总是把最坏的一面留给自己最亲的人,而把宽容和谅解留给陌生人”这句话的无奈和悔恨。

两年前,程丽妈妈去世了,程丽是做销售的,为了开拓市场,她经常全国各地奔跑,再说程丽也有自己的家和孩子,没有时间来照顾程富强。程丽不放心老爸一人在家,就和老公商量决定给程富强找个保姆。

程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程富强,程富强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可是在找保姆过程中,父女两个闹了一些不愉快。

考虑到程富强年龄比较大了,加之身体不好,程丽从本市最有名的家政服务公司给程富强请了一个懂点医疗救急知识的中年妇女来做保姆。

可是,保姆没干几天,程富强就以保姆做事太慢为由把保姆给辞了。无奈,程丽只得和家政公司商量重新换人。

先后换了五个保姆,程富强还是不满意,连家政公司老总都不耐烦给程丽打电话说:“佣金退给你,你这样子的爸爸,我们真的没法为他服务。”

愤怒的程丽回家质问程富强,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保姆?程富强无助地说,这些保姆的服务不够热心。

一气之下程丽也不再给老爸找保姆了,她赌气一周不回家,想让程富强尝尝独自一人在家的孤独和寂寞。

程富强这哪是给自己找保姆,这像是给自己找了个妈。这保姆看上去年龄比程富强还大,腿脚也不太灵便。

程丽赶紧把程富强拉到卧室里问道:“爸,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个人,看样子不是她照顾你,像是你照顾她。”

程富强笑笑说:“你大伯从老家找的,年龄不大,就是庄户人家不会打扮看着老相,除了腿脚不好以外,身体还可以,洗衣做饭都能干。再说,农村人实诚,不像城里的那些保姆,心眼太多,每次出去还得防着他们。”

最后,程富强还不忘加上一句:“你王姨是老乡,心眼好,没事还和我聊聊老家的事,人老了就开始怀旧了。”

既然老爸喜欢,程丽也只得悉听尊便了。她不再为这事和程富强争吵了,程丽心想:只要能把爸爸照顾好,让他开心就好了。

说来也奇怪,程富强在这个王姨的照顾下,整个人精神了好多,脸上也容光焕发。有事没事还去广场唱京剧,当然每次去都有王姨陪着。

可是,好景不长,一次程丽回家,看到在楼下遛弯的大妈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看得程丽心里很不舒服。程丽一走开,她们就在背后窃窃私语,说完还忍不住哈哈大笑两声。

程丽忍不住躲在楼道口,听她们在说什么。这时,一个大妈说:程丽这丫头就是心眼太实诚了,她妈刚走还不到半年,他爸就把自己的老相好的给领回家了。

什么老相好的?我爸是给自己找的保姆。程丽刚想冲出去骂一顿这些天天没事就知道嚼舌根子的女人,可是,理智还是让她收住了脚。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程丽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毕竟当初爸爸找这个王姨时,程丽心里就犯嘀咕。

回到家后,程富强正和保姆在厨房里忙着晚餐,一副温馨的样子,让程丽恍惚是不是妈妈回来了。晚餐中,程富强不停给保姆夹菜,看得程丽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记得妈妈在世时,爸爸可从没这么好对过妈妈。

再看看那边保姆,虽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眼睛里的甜蜜是眼看着马上要溢出来的。这老式虐狗法,让程丽很不舒服,她开始相信楼下大妈的议论了。

原来这个王姨叫王梅,年轻时王梅长得漂亮精致,是方圆百里的美人胚子,她和程富强算是青梅竹马。

当年刚从乡下到城里打工的程富强为了能在城里站稳脚跟,就跟公司老总的女儿也就是程丽妈妈结婚了。

结婚仪式是在老家举行的,当晚宴席结束后,程富强却不见了,半夜十二点多,他才慌慌张张回到洞房,这一举动让程丽妈妈记恨终生,也导致两个人的婚姻生活不那么和谐。

程富强结婚一个月后王梅嫁给了李拐头,一个游手好闲的老男人。村里人都说王梅是被程富强伤透了心,所以才赌气嫁给了李拐头,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便宜了那个李拐头。

结婚一年后,王梅生下了一个儿子,然后就离婚了,从此,自己一个人带着儿子过日子,靠做护工为生,生活一直过得很拮据。

程富强觉得是自己害了王梅,每次听到关于王梅的消息,他就觉得有把刀子在扎他的心。也许是出于愧疚感,程富强每隔半年就回老家去看望王梅,每次去总是塞给王梅一点钱,一开始王梅坚决不收,后来,迫于生活压力也就收了。

当然,给王梅的钱,程富强是背着老婆给的,那些钱都是他偷藏起来的私房钱。纸里终究是保不住火的,这事最终还是被程丽的妈妈知道了,程丽妈妈死活闹着离婚,出于自己的前途和家庭考虑,程富强才万般无奈地和王梅断了联系,但是,程富强心里的愧疚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增长。

此时,程丽终于明白了,当初爸爸为啥辞掉那么多的保姆,原来,爸爸就是以保姆名义,想弥补对王梅的亏欠。

搞清楚了保姆的来历后,程丽回家跟老爸摊牌说,她不同意王梅继续在家里做保姆,这样是对去世妈妈的极大羞辱。

可是,程丽的意见,程富强一点也听不进去,父女两个为了这事,闹得不可开交,最后,程丽放下狠话说,有她没我,说完就摔门走了。

程丽心里憋着气呢。她不是不同意爸爸再找老伴,她气得是,爸爸不该瞒着她把自己的旧情人搬回家来;更气的是,爸爸找谁不行,非得找这个王梅,这是对死去妈妈的极大侮辱。

程丽和程富强的冷战一战就是一年,这一年多,程丽除了偶尔给程富强转点生活费,她再也没踏进那个门,她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那女人一天不走,她就不回娘家。

那天程丽正在开会,王梅用程富强手机打来电话,告诉她,程富强摔了一跤住进医院了。程丽慌慌张张赶到医院时,程富强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看到病危通知书那一刻,程丽整个人都崩溃了,她怒吼着问王梅:“我爸是怎么摔倒的,是不是你推倒的?”

王梅把头摇得跟拨浪鼓样,惊恐失措地说:“不是,不是我,是下楼梯时,我脚下一滑,你爸为了扶我才摔下楼梯,然后头磕在了台阶上的。”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程丽去物业调了小区监控,她反复看了无数遍监控视频,整个经过确实如王梅所述,没有任何疑点可破。

视频里程丽从程富强拼命去扶王梅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爸爸对这个女人的爱有多深,明明知道,那样做会让自己摔下楼梯,可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拽住了王梅。

程丽认定程富强就是王梅害死的,是王梅用老爸对她的爱杀死的,她要让这个女人付出代价,为死去的妈妈争回尊严。

程富强终究还是没撑过去,因为摔到脑干,出血过多,住进医院的第二天,程富强就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父亲去世后,程丽一气之下把王梅赶出家门。面对空荡荡的家,程丽真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和老爸怄气。

这次,王梅给程丽看了一份程富强的遗嘱,遗嘱上清楚地写着:在程富强百年之后,这套房子和三十万存款留给王梅的儿子,整个遗嘱却只字未提程丽,貌似这些房产和存款与程丽没有半毛钱关系。

看完遗嘱程丽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冷笑着问王梅,你和你儿子有什么资格继承我们程家财产。面对程丽的质问,王梅又拿出了一份结婚证和亲子鉴定书。

这让程丽绝望透顶了,刚刚对程富强的愧疚也被这份遗嘱和亲子鉴定书冲得无影无踪。她发疯似的把遗嘱和亲子鉴定书撕了个粉碎,然后质问王梅,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你的阴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程丽一纸诉状把王梅告上法庭,她起诉王梅捏造假遗嘱和亲子鉴定书。开庭那一天,王梅没有请任何律师,而是独自一人坐在了被告席上。

几天不见,王梅一下又老了好多,头发全部灰白,满脸的疲倦,但是她的眼里却闪烁着一种坚定的目光。

王梅镇静地说,她只是要回儿子原本该得的一切,程丽没有资格继承这些遗产,理由是程丽不是程富强的亲女儿,而王丽的儿子才是程富强的亲儿子,程丽是她和李拐头的女儿。

说到这里,王梅悔恨地对程丽说:“闺女,是妈妈对不起你,都怪妈妈一时气昏了头,才做出了那么个愚蠢的决定。”

法庭上王梅一遍一遍祈求程丽原谅,也一遍一遍强调,王梅的儿子才是最有资格继承财产的,她要还儿子一个公道。

原来,当年程富强结婚后,王梅恨死了程丽妈妈,她觉得是这个女人夺走了自己最爱的男人,她要让她得到应有的报应。

在程富强结婚后,她也嫁给了李拐头,并且顺利怀孕了,在王梅还没想好怎么报复程丽妈妈时,两个人竟同一天住进了产房,并在同一天生下了孩子。王梅生下的是一个女婴,程丽妈妈生下的是一个男孩。

此时,王梅想到了一个绝妙主意“狸猫换太子”,程富强家境条件好,她要让女儿去程家过好生活,而她要把程富强的儿子抱回来养,让程丽妈妈尝尝分离的滋味。于是,王梅利用自己在医院做了多年护工的经验和人脉,偷偷换了孩子。

三十多年来,程丽一直在程家过着无忧无虑,富足的生活;而当年抱走的男孩,却没有程丽那么幸运,家境困难,大学也没上,一直在外边打工,现在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娶上媳妇。

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儿子,王梅心里的愧疚也越来越大,她想把原本属于儿子的一切都还给他。

恰好这时,程富强来找王梅,王梅也顺利答应了以保姆身份来照顾程富强,趁机把事实真相告诉程富强。

直到王梅和程富强结婚后,王梅才把事实真相告诉程富强,程富强吃惊之余,并没有太生王梅的气,只是自责地说,这都是自己当年作的孽。

说完这些王梅跪在法庭上祈求程丽的原谅,可是,此时的程丽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的话,她发疯般跑出法庭。

她觉得世界和她开了一个超级玩笑:那个养育自己长大的男人,竟然不是自己亲爸爸;而这个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竟然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亲妈。

都说亲情是世界上最深的缘,是永远也割不断的缘,可是,有时,亲情在恩怨面前又是那么的脆弱。

程丽脑子里一遍遍回闪着跪在她面前那个老女人,悔恨和自责充斥着那个老女人的内心,程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原谅她。

Copyright © 2014-2020 西安荣温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1894756    咨询热线:15319780952